野火集

作者:龙应台

《野火集》是2005年文汇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龙应台。20世纪80年代的台湾,正处于热切希望突破现状,冲撞权威的年代,1985年以来,龙应台在台湾《中国时报》等报刊发表大量杂文,为这般思潮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知名度极高的报纸专栏作家。以专栏文章结集的《野火集》,印行100版,并创下一月之内再版二十四次的记录,风靡台湾,是80年代对台湾社会发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

读者来信–十五岁的迷惑

设置字体大小:

十五岁的迷惑

龙教授:您好!

我很急迫地、着急地、想请教您一些问题,希望您不吝指教。我今年初三,虽联考将至,却还是忍不住地想问、想说。利用模拟考后的小暇片刻,附上这些疑惑、着急。
历史老师告诉我们,“左派”“右派”的由来典故,是因为法国的议会在开会时,较保守的议员总是聚坐于右边,较激进的则聚坐于左边。我老觉得执政党太右,反对党太左了。我对于太多事不懂,像什么是“保钓”“绿化”等。我生于一九七一年,十五岁的我有太多、太大的疑惑。同龄的同学,课余时并不对这些感兴趣,有些甚至一点也没概念。我对这方面较感兴趣,有志于社会工作,在看完《不会闹事的一代》后,更是急迫地去涉猎一些平常不看的社论、时势政局评析之类的文章,愈觉台湾原来这么孤立、政局这么坏,还有那么多我没概念的东西。
在上次选举县市长时,在课堂上,导师向我们进行传导。虽然,我们没有投票权,但是家长有,尤其班上同学的家长有四分之三强,是属于知识水准较低的蓝领阶级。所以在选举之前,实行“选情方针”,主题是:“党内的都可以、党外的都不可以”。我当时楞住了,这不是拉票吗?在我的观念中,党太过腐败不振、问题丛生,不知改革;党外则太缺乏“反对党的水准、忠诚、方法、手段”。我不知道要向谁请教这些问题。学校里,一大堆保守派的老师,连公民课都不忘教我们容忍、息事宁人。而父母呢?他们虽任教职,却属“太左”,党外书刊看不少,但是主观的性格,已被杂志刊物所左右。报上说您已创造了一个“龙应台时代”,杂志上说您已成为“青年导师”,所以我想问您:中国人的水准太低,所以才会搞成这样,对不?
我实在有沉沉的无力感,自身的安全,大家的权益,都面临危机。十五岁的我,是否太早蒙上这灰暗的丑陋。我一直希望中国人也能像日本人一般,有强烈的羞耻心,奋发不懈,也希望像北欧有先进的社会福利,更是希望能有那英国的政治环境,美国的民主制度。这是不是遥远的梦想?会迟到或是永远不到?症结是什么?
读者敬上五月三十一日

看网友对 读者来信–十五岁的迷惑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