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集

作者:龙应台

《野火集》是2005年文汇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龙应台。20世纪80年代的台湾,正处于热切希望突破现状,冲撞权威的年代,1985年以来,龙应台在台湾《中国时报》等报刊发表大量杂文,为这般思潮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知名度极高的报纸专栏作家。以专栏文章结集的《野火集》,印行100版,并创下一月之内再版二十四次的记录,风靡台湾,是80年代对台湾社会发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

读者来信–学生不该有自由

设置字体大小:

学生不该有自由

龙应台女士,

《机器人中学》发表以后,深受同学欢迎、喝彩,但我认为您所说也并非完全合乎“中庸”。
首先文中提到校规问题。我认为学校并非“学店”能让我们任意胡来,现在规定短头发,学生就干方百计想使头发长。有朝一日规定可留长头发,同学更会有一些歪主意,想变换一下发型。到时候,披头、嬉皮整个学校都是,这如何教学呢?至于衣服卷袖的事情,我的学校也有人卷,教官训导也没有禁止,但卷的人五十人仅可找到一二人,难道夏天只热到他们一二人,其他四十八人全无感觉?这我可以大胆告诉你,这些人只想标新立异。学校又不是服装展示会,想要漂亮回家再耍,何必来学校花枝招展。而且有些乡下学校贫富相差并不太小,你一些较富有穿些较高级的,难不会造成穷学生的自卑?
中学生没有自我思考的能力,如果不加以限制,难免会流于放纵。如果不以校规稍加框起来,您想会流于什么情况。如果没有教官训导加以管教,则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想我们要怪只能怪那些执行错误的人员。
学生、军人、公务员是没有自由可言的,难不成规定短头发、穿制服,就会限制一个有“思考”能力的同学发明新东西。笑话!天大的笑话!难不成遵从师训就是懦弱。那为什么还要念前人留下的东西?我想这个“框”只能把我们推入正道,并非限制我们的思想。我想创新大胆不是用在和校规对抗的,是用来改进我们的生活。
至于吻颊这件事,至今我仍然想不通,我们并非西方人,有吻颊这个必要吗?
最后
祝万事如意
一个高中二年级学生

看网友对 读者来信–学生不该有自由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