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集

作者:龙应台

《野火集》是2005年文汇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龙应台。20世纪80年代的台湾,正处于热切希望突破现状,冲撞权威的年代,1985年以来,龙应台在台湾《中国时报》等报刊发表大量杂文,为这般思潮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知名度极高的报纸专栏作家。以专栏文章结集的《野火集》,印行100版,并创下一月之内再版二十四次的记录,风靡台湾,是80年代对台湾社会发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

读者来信–忘恩负义的年轻人

设置字体大小:

忘恩负义的年轻人

龙应台教授青鉴:

你的大作自去年在中国时报“人间”陆续发表后确实令人振奋与赞誉不已,你能不辞辛劳替读者精挑细选,以勇者姿态替知识分子(写与读)导引至正途可喜可贵。但是近日中国时报一篇《野火现象》细读之后实在感触良多,我们先避开大文中所提的民主自由人权不谈,因为这问题太大而且谈这些都离不了权势。而权势的得来(自古中外)一是世袭一是血汗换来,而且谈这问题可能会被有心人乱加帽子(大作中也已提到)。我只想就你所写的“上一代”“这一代”寥叙一下我的心声(因为我恐怕看不到下一代心智成熟之时所以不谈),你所说的都很对,但你似乎太“讨好”了这一代的年轻人,而且你似乎在鼓吹他们违反家庭背叛父母,走向自私自利弃天伦与不顾的生活(对不起也许我说重了一些)。我现在就说一个实例来证明他们之中有些已经如此(请不要向我要证据那是隐私权对不对),我有一位朋友夫妇俩年均已经身近六旬且健康不佳,且仅有一子,由其自由发展留学国外获PHD,回台湾后在一所大学任职。由于学业婚姻蹉跎岁月前方于一位辅仁大学毕业之女孩成婚(该夫妇说其子求学阶段所受之物质精神压力与折磨聪慧如你当可思知)。由于两家生活环境不同而且家庭教育宽严殊异,再加上年轻人自由成性,老人家百般忍耐对待媳妇可说较对自己好过千倍。但仍不为其谅解动辄怒目相向,弃二老与不顾迫使老人返回老窝渡其孤寂生活,固然每人都有自由与独立。但这一代有没有替上一代想想所谓“权利”与“义务”相等,虽然有人说“夫妻冤家儿女债”,即使离开“感恩与报答”不谈,单以生存问题总该顾到对不对。难道年轻人自顾自由就可弃孤寂父母于不顾,何况现在的“这一代”就是未来的“上一代”。也许他们会说“不要等到那时我们不要求”,但那是他们的自由,但目前上一代要求的,他们为何不结(上一代已经付出要求回报也都不对?)况且台湾之社会福利还没有达到欧美之水准,否则老年人谁愿意忍辱负重似地受其折磨似地要这一代来养活,也许你会说这是“个案”特例甚至会说“也没有什么不对”。不错!但问题是年轻人为什么不将自己的游乐时间与精力分享一点给其亲属,而有些竟烂用“同情”的一窝蜂的(请原谅我这样说,就像他们买你的书一样,只是在赶时髦,究竟影响他们多少你也清楚是吧。)助长歪风我长而使投机取巧得势。而真需要帮助的人寂寞无助,我们不说恩,单讲“义”年轻人总该有吧。我再举个年轻人自由不当的例子,若你在假日到一些游乐场所看一下(包括餐饮店)。挤在那里的多半都是年轻人,这并没有什么不对,问题是他们多半都不是生产者,换句话说,都是拿父母的辛苦钱(说不定也像那卖菜的欧巴桑一粒粒剥来的。)这叫不叫“公平”,当然依有些年轻学者的逻辑来说“他们父母乐意你管不着”,不错,但你有没有想到若有些父母不乐意如此又该如何!事实上多数家庭中孩子已经是其主宰,尤其是你所说的那些“自以为是青出于蓝”自大无知以叛逆为进步者,有些已到了强行掠夺之地步,家庭结构与伦理已到破碎边沿(说到这里请容我对家庭不成熟的见解,就以“家”而来看“家”(是包括了老、中、少)上面“宀”即有庇荫之意,就以洋文home来看Hold-Old-Middle-Eppemiancy都离不了承先启后)耳闻目睹矫纵惯了的年轻人的事例太多,请不要再“风助火威火乘风势”的烧毁了家庭,毁坏了伦理(我知道你没有这些意思,但恐那些意念末泯、好歹不分、心智未开瞎者胡闹)。所以我觉得你更该运用你的才华发挥学者之良知良能,以及“龙应台风”之影响力巧妙地感情地来劝导那些心智不开、好逸恶劳、急功近利唯利是图,同上一代争自由,争权威的年轻人,少做不义之事(即是争也要公平对不对),你可能不知道有不少的家庭,父母受子媳的气,已经欲哭无泪投诉无门(你也许会说“活该”)。但人都有老的一天也不能与禽兽相比对不对!你在国外求学一定很久,见多识广,他们年轻人在家之用钱与享乐自由如何。当然我们都不要“以偏概全”的方式来衡量,你要鼓吹向权势争自由,民主人权,这是时代潮流谁都阻挡不了,更不会有人去“扭断他的胳膀”,但你在大文中意味着对父母(上一代)再争什么,恐怕“这一代”将来会尝其恶果。而且也会失掉炎黄子孙特有的风格(真正走上四海一家,但就怕别人不肯)时代的悲剧与太多的无奈已经够多。
有人说聪明与智慧不同,你是智者,若你是想投其(年轻人)所好想“名利”双收(由你大文中已经显示),你已得到请你再落笔之时,设法善尽言责,使有些年轻人不要一味地反对家庭(上一代),当然我的意思也不是要你违背你说过的重入“框框”之中,“独立思考”甚之顶撞父母都(说辩驳好啦)在所不计,但请不要助长与父母作对与反对家庭之势才好。你说“嚷嚷”而我这是哀求,请不要将此家看成那“枷”,那“枷”的家在五四之后,就已打破了真的。我想向你说的太多,我很同意你所说不要两走极端,水火不融,是请权势放手而非让无辜受害。教授先生再次地向你表示,由于我脑昏眼花思维迟钝,言不及意及字草词乱之处甚多,若有无意而你觉得有冒犯之处尚请海涵
耑此祝
教安
一匹夫敬笔
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四日灯下

看网友对 读者来信–忘恩负义的年轻人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