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集

作者:龙应台

《野火集》是2005年文汇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龙应台。20世纪80年代的台湾,正处于热切希望突破现状,冲撞权威的年代,1985年以来,龙应台在台湾《中国时报》等报刊发表大量杂文,为这般思潮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知名度极高的报纸专栏作家。以专栏文章结集的《野火集》,印行100版,并创下一月之内再版二十四次的记录,风靡台湾,是80年代对台湾社会发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

读者来信–引蛇出洞

设置字体大小:

引蛇出洞

龙小姐:

我真想不通中常委办的报纸怎会容许你在那里撒野放火?尤其是在这选举前夕?你们不会是在玩什么“引蛇出洞”的把戏吧?
如果你是在“玩真的”,我倒觉得你们这些学院派的人物(区区在下是个“跑江湖”的,所谓太平洋上的腓利斯坦人是也)实在天真得可爱。人家说我们没有信心危机,你居然那么气愤,真是笑死贫道。你难道没听说过慧能的禅宗公案?“贫僧本无信,施主亦无稽。本来无信心,何来心危机?”废话!我们当然没有信心危机。
在下并不怀疑你的智商,只不过担心像你这样天真烂漫(假如你是真的),恐伯很快就会灰头土脸。
首先,你有没有看清楚,你所谓的那一伙“默默播种、耕耘的有心人”,那些要出版“人间”的“理想主义者”和出资人当中,有没有达官贵人的媳妇和嗲声嗲气的女作家?有没有装出一脸“理性、公正”之像的apologist和whitewasher?有没有奉御命出来唱黑脸做陪衬的?有几个是真正的、良心的,社会工作者?你们的出资人经得起吓吗?
其次,你有没有弄清楚权力的本质?有没有搞清楚对象?你知不知道“清君侧”事实上就是在“清君”?(东林儿就是一群在身首异处的时候仍然相信皇上圣明万岁的蠢蛋,There are only two kinds of believers for Confucianism-masochistic believers and make-believers!)
你晓得不晓得,凡是能够提高社会意识的东西——从草根性的社会运动,到精致的文学、艺术活动——都不利于需要依赖愚民来维持统治的儒家式政权。(你只要看看这个社会庞大的迷信势力,以及令人感到羞耻的电视节目,便会了解,“愚民”的指控绝非诬赖)你能搞得清一些问题的真正本质和根源吗?
举例来说,你能了解你那个“每天骑机车上班”“血液沸腾”‘恨不得去……撞得他头壳破裂……”的朋友,以及那些“疯狂的人潮”和那一部“狠狠插在我前面的”机车的主人的心理背景?你以为那只是交通问题,或者是国民道德问题吗?你能了解那个对你大吼“阮是会宰人”的小贩所受到的压力吗?你有没有听说过“法西斯社会心理”的说法?
你能了解那些为公理。正义、进步、良心、慈爱人士所反对的人是不堪再与邪恶、冷漠、残酷的人为敌吗?(巴勒维就是因为这样腹背受敌才垮的。)你了解传统中国儒家统御官僚的方式,基本上就是强盗帮会集团所运用的裹胁方式吗?(所以庄子才会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在下绝对不是但丁所说的那种“在严重道德危机关头仍然保持中立”的人(地狱里面最炙热的地方是为他们而保留的)。我诚然乐于见到我们有社会运动,然而社会运动若只是涟漪性的、象征性的,搞错目标的(譬如提倡国民道德,譬如海山爱心捐款等)只不过徒然为这个社会制造一些进步的假像而已,无助于基本问题的解决。长远下去反而使我们的社会完全丧失生机。
最后,我也想问“台湾是谁的家?”。老实讲,我也很迷惑。报上看到的小说文章,不是讲新大陆,就是讲旧大陆。这里是谁的家?或者说谁当家?应该是很清楚的。祝
野火烧不尽
读者敬上 一九八五、一○、廿八
P.S.我又看到你说的“……民众本身的缺乏动力……”你应该知道,在台湾,国营事业总资本额(党营也算民营)占台湾总资本额的百分之卅五的以上。你再把它加上公教人员、军警、党营、待权事业、小贩、还有不得不逃税的商人,全台湾不看执政者脸色吃饭,敢惹麻烦的(像你一样)能剩下多少?执政者(既然如你所说)不喜欢社会自觉运动.看他们脸色吃饭的人,又不是吃撑了,怎么敢公然支持各种运动?其余的人(像我),抱歉,谋衣食都来不及了,那来闲情雅致。还有你举的例子,要人家看到卡车盗砂时,通知警察局。这大概是信笔的推理(或者是制式化的)。你以为警察光领一份薪水就肯过日子吗?结果“无效”,算你祖上有德。

看网友对 读者来信–引蛇出洞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